大红鹰彩票|官网

逐渐的变得红润了起来

 
  结果,却更紧张了。
  就算他自己想放松,却也因为徐鸿儒的那句话,而放松不下来。
  这一点,顿时就难住了杜仲。
  想出这个方法的时候,杜仲就料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,要不木老也不会说他的九个兄弟天资很高。
  “咦,对了!”
  正当愁苦之时,杜仲突然灵机一动,呢喃道:“之前,我怎么就没想到?”
  众人都好奇的望着杜仲。
  “开始吧。”
  杜仲转头看向干小明,手指在其眼前一晃。
  逐渐的,伴随着手指的晃动,干小明眼皮一沉,眼看就要睡去。
  “差不多了。”
  就在干小明被杜仲催眠得浑身无力的要倒在地上的时候,杜仲精神力一动,立刻控制着一股能量侵入对方大脑。
  保持着其大脑清醒的同时,又让对方的紧张感,不会影响到身体。
  “成了!”
  见干小明浑身放松,人却从催眠中清醒了过来,杜仲心头一喜。
  随后,杜仲按照步骤开始。
  克已、观察、爱护、出手……
  在完全放松的情况下,干小明果真一次通过。
  成功了。
  “恩?”
  一旁,望着杜仲的调教步骤,徐鸿儒一脸的平静淡然,似乎并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惊艳之处。
  可是,继续往下看,他那张平静的脸就开始绷不住了。
  他能感觉到,杜仲这个看似简单的方法里面,其实蕴藏着很深层次的涵义,越看这过感觉就越强烈。
  到得最后。
  看到干小明成功的在短时间内,进入到暗劲期的时候。
  徐鸿儒更是大喜过望。
  “没你的事了,下去吧。”
  朝一脸茫然的望着双手的干小明看了一眼,徐鸿儒才哈哈大笑着,伸手拍了拍杜仲的肩膀,说道:“好小子,真有你的,我果然没有看错人。”
  杜仲抱予一笑。
  “拿酒来,这种值得庆祝的事,怎么能少了酒?”
  大笑间,徐鸿儒张口道:“今夜,咱们不醉不归!”
  “不醉不归!”
  杜仲的九个兄弟同时大喊一声,旋即一个个的跑去搬酒去了。
  这时,一名记者却是突然站起身来,准备详细的询问杜仲那句话的意思。
  可刚一起身,那记者的脸色就唰的一白。
  “砰咚!”
  一个震响声从音响里传开。
  只见,那名站起身来准备提问的记者,突然仍掉了手中的话筒,双手成爪,狠狠的压在胸口上。
  脸上,瞬间蔓延出难以承受的痛苦之色。
  “呃呃……”
  双手捂着胸口的同时,记者使劲的张大嘴巴,仿佛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 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浑身上下就冒出一层汗水,将衣裤都给浸湿了。
  一股钻心的疼痛刺激着记者的大脑。
  他感觉到,整个人仿佛正在被压榨一般,无比的难受。
  随着话筒的坠落,记者急忙松开一只手,扶着坐椅开始休息起来。
  然而,休息了半天,症状却并没有缓解,反而越来越严重。
  “呃……”
  稍许,在众人的注视下,那记者突然高高的举起手来,脸色痛苦而狰狞的似乎是想说什么,可连气都难以喘息的他,根本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  嘴巴才刚一动,整个人便是无力的一个倾斜,直接摔倒在地。
  这一刻,在场的所有记者都傻眼了。
  就连与那名记者相依而坐的同时,都被惊吓得呆滞在了原地。
  舞台上。
  发现状况的杜仲,立刻拿起话筒,张口道:“让开。”
  喊了一声,便是立刻从舞台上跳了下来,飞速冲到了那名倒地的记者身旁。
  “唰。”
  想都没想,蹲下身的第一时间,杜仲就一把抓起记者的手臂,开始把脉检查起来。
  “恩?”
  一分钟后,杜仲眉头一紧。
  “急性心梗!”
  检查出病因的同时,杜仲立刻转头喊道:“他的病很重,大家都散开,一定要保持空气通畅。”
  闻言,众人才顿时反应过来。
  没错,杜仲是医生!
  想到此处,众人纷纷后退四散。
  “黄明进。”
  等人散开,杜仲张口大喊。
  “我马上打120。”
  黄明进张口。
  “来不及了,马上给我去找一瓶沉香油。”
 
  “啪啪啪……”
 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,徐鸿儒也不再留手,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通打,没一会儿就把九人全部给干趴下了。
  “杜仲。”
  打倒九人,徐鸿儒猛的转头盯着杜仲,脸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,冲着杜仲伸了伸手,问道:“你要不要也来试试?”
  “不!”
  杜仲坚决摇头。
  杜仲很清楚,政委是真正的深藏不露的武者,他可不想随意跟徐鸿儒交手,省得讨不了好去,反而还要被教训。
  “唉……无趣无趣!”
  徐鸿儒很扫兴的摇了摇头。
  转头看向刚刚从地上趴起来的九人。
  就这一眼,把九人都吓得飞退出去。
  毕竟徐鸿儒作为教官的军威还在。
  望着退去的九人,徐鸿儒咧嘴一笑,转身把杜仲拉到一边,低声问道:“我现在相信你做到了,但是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
  杜仲又把给木老说的话,跟徐鸿儒重复了一遍。
  “哦?”
  听完杜仲的讲解,徐鸿儒稍微沉思了一会儿,张口道:“正好,今天我带了个绝对可靠的手下一起过来,要不你现场给我调教一下?”
  “没问题。”
  杜仲满口答应。
  “干小明。”
  徐鸿儒大喊一声。
  “到!”
  不到十五秒的时间,一名青年军人便从种植基地外冲了进来,跑进仓库,笔直的站在徐鸿儒的面前。
  “接下来,你就听他的了。”
  徐鸿儒微笑着拍了拍干小明的肩膀。
  “是!”
  干小明声音洪亮的回了一声,旋即立刻跑到杜仲身旁。
  杜仲把训练的方法给他讲解了一遍,旋即调教开始。
  “记住,我用力推你的时候,你一定要控制住本能反应,不要抵抗。”
  杜仲张口说了一句。
  “是。”
  干小明张口应答。
  可是,在接下来的调教中,干小明依旧还是放不开。
  或许是对杜仲感到陌生,或许是对未知的恐惧,反正无论如何,他都无法完全放松下来。
  “干小明,立刻放下所有防备,按照杜仲的话去做,就算他要你的命,你也得给他,听明白没有?”
  见状,徐鸿儒直接下令。
  “是!”
  闻言,干小明狠狠一咬牙。
  这种情况,在记者界可不多见。
  就算偶尔遇上一次,也会在第一时间被招待会的保安人员送到医院,最终结果谁也不知道。
  可杜仲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,并没有选择把人送去医院,反而自行救治。
  这一举动,需要多大的勇气?
  救成功,就能荣誉加身。
  若失败,不但声誉尽毁,甚至会惹上大官司。
  这种敢于担当的勇气,就值得在场的所有人敬佩。
  除此之外,能见识到灵茶和圣阴丸的创造者,亲手救治病人,这可算得上是一大荣幸之事。
  当然。
  在场的记者不会认为这个小插曲是串通好的,毕竟身为记者,他们对突然心梗的记者,多少也有一些认识。
  而且大家都是从外地来的,今天才刚到开源,又怎么可能传统好演戏?
  不只是在场的记者。
  就连当事人杜仲,也没有想到,这个记者的突发情况,会给自己制造出一个绝佳的展示机会。
  这么一展示,杜仲就不用再拿说词来释放第四个信息了。
  只要记者们把这个小插曲报道出去。
  灵茶的创造者杜仲,当场救活突发心梗的记者。
  如此强大的中医实力,无疑是对灵茶最好的宣传。
  被金宵称为妙手回春的神医,而且能从突发心梗中,给病人救回一条命的人,研发出来的产品,效果又怎么会差?
  一旁,黄明进更是激动。
  兴奋的同时,暗暗握紧了拳头。
  毫无疑问。
  经商多年的他,从专业的角度来看,这一场记者招待会已经达到了绝对圆满的程度,已经完全不需要再展示其他的什么了。
  记者继续提问。
  很快的,记者招待会圆满落幕。
  “黄总监。”
  招待会结束的时候,杜仲站在台上朝着黄明进喊了一声,等黄明进上台后,才张口道:“最后,我给大家正式介绍一下,我们灵茶产品的销售总监,黄明进。”
  众人纷纷鼓掌。
  “接下来,为了感谢各位记者朋友的到场,我准备一些圣阴丸,让黄总监作为礼品发放给大家,还请大家笑纳。”
  说罢,杜仲示意黄明进。
  黄明进立刻点头,一下台便收到了张汉派人送来的圣阴丸,然后给每个记者都送了一盒。
  见状,杜仲满意的笑了起来。
 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既然记者招待会已经开了,那就得好好的讨好一下这些无冕之王。
  灵茶的宣传,还要靠他们呢。
  拿到圣阴丸,记者们纷纷感谢。
  发完圣阴丸,杜仲直接离开了现场。
  而一众记者却并没有离开,都稳稳的坐在会场里,噼里啪啦的打字写稿子,对他们来说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,必须好好的记录下来。
  与此同时,那个名叫张杨的记者,却在第一时间赶去医院检查,把写稿子的工作交给了他的同事。
  在医院中等待到检查结果。
  望着那张检查单,张杨顿时就傻眼了……
 
 
第一百九十七章 求扒杜仲!
  “这怎么可能?”
  望着检查结果,张杨一脸的激动和兴奋,眼眸里更是充斥着难言的惊喜。
  他压根就没想到,捆扰他无数个日夜的心梗竟然好了。
  完全好了。
  而且,心脏还非常健康。
  欣喜间,张杨突然想到了杜仲说的那句话“应该没问题了”。
  当即,就明白了杜仲那句话的含义。
  一脸的骇然。
  下一刻赶紧打电话给同事。
  “你稿子发出去没有?”
  电话刚一接通,张杨就立刻紧张的问道。
  “刚弄好,我马上就发。”
  同事答道。
  “别!”
  张杨急忙制止,说道:“哪怕稿子发的比他们晚也不管了,先等我过来再说!”
  “行,你赶快吧。”
  同事答道。
  “好。”
  张杨点点头。
  挂断电话,望着手中的检查结果,张杨深身的吸了口气。
  不管世人信还是不信,他都要往稿子里再加点东西。
  这灵茶的缔造者医术实在太可怕了!
  想到此处,张杨丝毫不敢迟疑,直接冲出医院,匆匆赶回世纪酒店。
  很快的,一篇篇有关于灵茶,有关于杜仲的稿子,井喷般的出现在网上,瞬间成为各大门户网站的头条。
  《灵茶和圣阴丸同出一人之手!》
  《不否认也不承认,灵茶那神奇而特殊的效果》
  《圣阴丸之父,灵茶缔造者的医术,现场急救!》
  《超级富豪金宵与灵茶研发者不得不说的故事!》
  各种五花八门的标题,疯狂的传遍网络世界。
  虽然标题不同。
  但每一篇报道,都在讲着一件完全相同的事情。
  带表着最重大新闻的,头条!
  代表着最火爆,最吸睛产品的,灵茶!
  两两相加,瞬间就成为了网络的热点。
  无数读者纷纷查看报道。
  可这一查之下,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  几乎所有看到报道的人,心中都难以置信。
  超级富豪金宵,竟然购买了整整一百万的灵茶?
  “怎么可能?”
  “一百万的茶叶,喝到死也喝不完吧?”
  “这可不一定,现在灵茶已经全国断货,想买灵茶必定要花大价钱。”
  “就算一万块钱一公斤,那也有一百公斤啊?喝得完吗?”
  网民疯狂讨论。
  与此同时,其他的话题也悄然诞生。
  杜仲治疗好了超级富豪,金宵的孙子?
  杜仲就是灵茶和圣阴丸的缔造者?
  杜仲现场治病?
  各种有关杜仲的报道,让所有网民是一头雾水。
  “这杜仲是谁啊?怎么突然就出现了?”
  “以前也没听说过这个人啊。”
  “奇怪,如果他是圣阴丸之父的话,早就该火了啊,怎么现在才出来?”
  这一篇篇的报道,在网络世界里,再次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  网民们,议论纷纷。
  “没想到,这突然出现在市场上,引起了极大关注,传说有各种神效的灵茶,竟然和早以火遍了大江南北的圣阴丸出自同一个人之手,哈哈,以后喝灵茶就能完全放心了。”
  “这么年轻的董事长,还有这么厉害的医术,真的好厉害,这根本就是传说中的高富帅,只存在于二次元的人,好吗?”
  “没想到,这个叫杜仲的人,竟然救好了金宵的孙子,这报酬一定不少吧,求大神曝光。”
  “求扒杜仲!”
  ……
  各种评论和探讨。
  感叹有之,惊叹有余、搞笑之盛、怀疑不少。
  然而,就在众人因为这些报道和疯狂议论探讨,让整个网络世界火热起来的时候,另外一篇报道,横空出世!
  这篇报道,正是那名突发新梗的记者,张杨以自己的角度,写出来的一篇记叙文。
  严格来说。
  这篇文章并不能算是新闻稿。
  但,只要上了头条,又有谁会在意这篇新闻稿的品质?
  稿子以第一人称的角度,描述了整个记者招待会的现场。
  从初见黄明进,到接到记者招待会的举行时间,再道记者招待会的豪华,然后是召开时间的推迟,到杜仲和金宵一同出现在医院。
  然后,记者招待会开始,杜仲不断的释放出一个个震撼人心的信息。
  最后,更是直接在稿子里说明自己一直有心梗,病期多久,遭受了多少折磨等等的。
  没想到,在这次的招待会上,突然发病了!
  在第一人称下,张杨叙述得无比绝望,已经抱着即将长埋地下的心理。
  可这时,杜仲出手了。
  不但当场救回了他的命,还以医者的角度,对他关心。
  随后又讲到,当记者招待会结束,去医院检查的时候,检查结果却显示,他的心梗竟然完全好了。
  这让他震惊了很久。
  经过很长时间的思考,他决定把这个事情告之天下。
  这篇报道一出。
  逐渐的就火爆了起来。
  毕竟,这篇报道发行得比较晚,大多数人已经看过了许多相同的报道,所以很少有人点进去细读。
  不过,随着一部分人的细读,很快的,报道的内容就传开了。
  很快的,这篇报道就完全点燃了大家对这件事的热情,所有人都把心思关注在了这件事情上。
  灵茶!
  杜仲!
  圣阴丸!
  每一个词语的网络热度,都在疯狂的往上涨着。
  关注度爆表的同时,由灵茶引发的一系列事件,顿时就成为了网络世界中,一个现象级的话题。
  与此同时。
  网络上的火爆,引起了天辰制药集团的注意。
  而天辰制药集团,也同过官方的微薄发出声明。
  “我公司全权买断的圣阴丸,确是杜仲所研发和创造,如今天辰制药集团跟圣阴丸之父杜仲,依旧处于合作关系,日后还会和杜仲共同开发出造福人民群众的药物,最后感谢大家的关心和关注,天辰制药集团一定不留余力,造福国人!”
  这个声明发得非常急时。
  声明中不但证实了杜仲的身份,还以非常谦卑的姿态,把公司的位置放在了爱国者的角度,以此来博取全国人民的信赖和支持。
  然而,全国上下的网民,却并没有花时间去思考这篇声明。
 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杜仲的身上。
  杜仲!
  确实是圣阴丸之父。
  随着网络的火爆,那些早早抢购到灵茶的人,一个个都躲在家里偷笑窃喜。
  他们都在庆幸着自己眼光好,出手快。
  如今,想买都买不着了。
  因为全国断货的关系,灵茶在网上的价格都被炒上天去了。
  而就在网上闹得火热沸腾的时候。
  离开世纪酒店的杜仲,却是选择远离风波,直接回到了莲花山。
  似乎是感觉到灵茶未来的前途和销量。
  杜仲把所有人着急起来,开会。
  “杜哥,今天这记者招待会简直绝了。”
  人一到,杨天辰就立刻兴奋地说道:“经过你这么一说,咱们灵茶现在都被网民给抬成神物了,接下来根本就不用操心销售的问题,就算没有经销渠道,把灵茶放在基地里,也一定会有络绎不绝的人,亲自上门来买。”
  “不能吧?”
  黄明进和张汉苦笑。
  “呃……开玩笑。”
  杜仲紧急的张口道。
  “好。”
  黄明进立刻朝楼上跑去,一边跑一边给张汉打电话。
  “张杨!”
  黄明进离开后,杜仲看了一眼病人挂在胸口的证件,当即叫出了对方的名字。
  “张杨醒醒……”
  “张杨,不能睡……”
  杜仲不停的呼喊着记者的名字,竭力的让记者保持清醒,每当记者要闭上双眼的时候,杜仲都会在其耳边,大大的喊上一声。
  “沉香油!”
  稍许,黄明进匆忙的跑来,手里捏着一小瓶沉香油,一边跑一边大喊。
  接过沉香油。
  杜仲左手一动,捏着病人的下巴,令其嘴巴张开的同时,将右手中的沉香油,滴了几滴到病人的舌头上。
  做完这一切。
  杜仲放下沉香油,右手一动,手指便是压在了病人的人中上。
  一次次的强压。
  令得并没有因为痛苦而睡过去的病人,逐渐的皱起眉来。
  见状。
  杜仲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  然后手握空拳,直接压在病人的胸上,反复的滚压从膻中到华盖的这片区域,以体外力量的带动,来刺激病人的心脏肌肉。
  来回滚压了一会儿,杜仲快速的变换手法。
  以右手握空拳,左手叠合其上。
  随后,用身体的力量,从右到左滚压对方的胸腔。
  “吸气。”
  一边压、滚的同时,杜仲一边提醒对方吸气。
  “吐气。”
  手放开的同时,杜仲再次出声提醒。
  就这样,反复的做着同一个动作。
  病人脸上的痛苦之色,也稍微的得到了一些缓解。
  三分钟后。
  病人的呼吸逐渐的顺畅起来,原本一动不动的身子,也从双肩开始逐渐的会动了,脸色也好转了许多。
  见状。
  杜仲长长的吐了口气。
  然后双手一动,立刻控制着体内能量灌输到病人体内,帮助病人的心肌恢复。
  等一切做好。
  杜仲才彻底的松懈下来。
  躺在地上,病人的脸色从之前的惨白,。
  显然,已经没什么问题了。
  “谢谢,杜董事长。”
  刚好起来,记者就立刻起身,一脸激动的握着杜仲的手,张口感谢了起来。
  他很清楚,他这种情况,很有可能一个不小心就把命给丢了,要不是杜仲施以急救的话,他恐怕就得长眠地底了。
  “应该的。”
  杜仲微微一笑,张口道:“你是我招待会上的记者,我怎能见死不救,而且这是我们行医者本就应该做的。”
  闻言,记者重重的点头,望向杜仲的眼眸里依旧满是感激之色。
  “张杨,怎么回事?”
  见人好了,一众记者顿时围了上来。
  张杨的同事更是直接跑了过来,一脸惊怕的询问起来。
  “杜董事长,您能解释一下刚才的事吗?”
  一部分与名叫张杨的记者并不熟悉的人,则是把目光转移到了杜仲的身上,想从杜仲口中得到答案。
  “是这样的。”
  面对众多记者的询问,杜仲吸了口气,摆出一副稍显疲惫的模样,说道:“这位记者朋友,刚才突发急性心肌梗塞,所以才会出现那种状况,不过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,记者招待会结束以后,最好先去医院里检查一下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。”
  众人一愣。
  谁也没听明白,杜仲口中这个“应该没问题”是什么意思。
  不过,众人也并没有在意。
  就连当事人,那个名叫张杨的记者,都没有在意。
  一个小小的插曲,打断了记者招待会。
  不过,大家却并没有因此而感觉到不爽。
  反而,回过神来的众人,纷纷兴奋了起来。
  毫无疑问。
  这就是一个大好的题材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