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红鹰彩票|官网

只不过是怕按照自己所知道的说出来

 
  众人顿时松懈下来,第一小队直接转身朝着后山跑去。
  第二小队则是开始四处走动观察,寻找适合建房的地皮。
  望着这一百人。
  杜仲那肃穆的脸上,露出来一丝轻笑。
  这一下,人手不够的问题,总算是彻底解决了!
  转眼,来到正午。
  看到两个小队正在兢兢业业的工作,杜仲顿时就安下心来,带着刚刚生产出来的五公斤灵茶,徒步走下莲花山去做公交车。
  在公交车上,杜仲直接用手机上网,把救孩子得到的一百万块钱,分散开来,捐到了全国各地的贫困学校,和一些异常困难的家庭。
  这也算是替金宵积攒一些福报吧!
  进入市区。
  杜仲直接拨通了金宵的电话。
  “喂,金老板?”
  接通电话,杜仲轻声问道。
  “是我。”
  电话那头,传来金宵的话声。
  “灵茶我已经给你带来了,你住哪儿?”
  杜仲张口问道。
  “不好意思啊杜董事长,我现在正在一个工地上,暂时回不去,灵茶的事改天再说,怎么样?”
  金宵笑着问道。
  “你在那个工地,我直接给你送过去吧。”
  杜仲张口道。
  “就在城南一公里左右的荒地。”
  金宵有些意外,没想到杜仲这么固执。
  “行,我马上来。”
  杜仲应了一声,直接挂断电话。
  这来的什么劲啊?
  急急忙忙的把茶给你弄好了,而且都带到城里了,却要改日?
  杜仲可从来都不是拖延症患者。
  要干,就干完!
  挂断电话,杜仲在原地等了有十来分钟,才终于拦下了一辆出租车,花了大价钱司机师傅才答应载他过去。
  “我是不是也该有张属于我自己的车了?”
  出租车上,杜仲开始思考起来。
  打从一开始,他就没有买车的想法。
  有急事的时候,要么就开杨天辰的车,要么就直接用轻功。
  如今这一想,还真有点不合适。
  哪有亿万富翁出门,还要打地的?
  想到这里,杜仲顿时坚定了信念,必须得给自己买一辆车!
  很快的。
  在出租车风一般的飞驰下,杜仲很快的就来到了金宵所说的那一片荒地里。
  下车,望着眼前的荒地,杜仲不禁眉头一皱。
  “杜董事长!”
  这时,金宵和几个人从远处走了过来。
  “市领导?”
  见到陪在金宵身边的人,杜仲顿时愕然。
  “杜董事长,我得好好谢谢你啊。”
  一来到杜仲身前,金宵就立刻握住了杜仲的手,说道:“经过你的治疗后,我孙子最近好了很多,身体也强壮了不少,果然是妙手神医啊!”
  杜仲微微一笑。
  “杜仲?”
 
  齐唰的回答声传开。
  “行动!”
  杜仲一声令下。
 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  一个脚步声突然传来。
  转目看去。
  只见一名老者一手拿着罗盘,一手捏成拈花指状,走了过来。
  老者一脸褶皱,精神头倒也不错。
  只是那张脸,似乎是因为杜仲刚才的话,而变得有些阴沉,一眼看去,很黑。
  “你凭什么说这里的风水不好?”
  刚一来到,老者就直指杜仲,张口道:“风水师乃是看天地之灵气,寻万古之龙脉的玄术师宗,怎由得你随意侮辱,今天你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来,我跟你没完。”
  “恩?”
  杜仲一愣。
  倒不是因为老者那极具攻击性的话语,而是因为老者的发音。
  显然,这个老头并非华夏内地人。
  “你不是内地人?”
  杜仲张口问道。
  “哼,我乃香港风水之灵,清游于龙脉之上的风水大师,严长虹。”
  老者冷哼一声,张口道。
  “没错。”
  这时,金宵的管家立刻出声,说道:“严大师在香港,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名气早已传遍华夏,别说是内地了,就算是其他独立之地,都有人万金聘请严大师,但严大师却从来不卖他们面子。”
  “这次,我家老爷亲自出面,才把严大师给请了过来。”
  “杜董事长要是腹中无墨,不懂玄门之术,还是赶紧给大师道歉得好,否则你侮辱的可就不只是严大师一人了,还有那千千万万由衷佩服严大师的人,当然也包括我和我家老爷。”
  闻言,金宵苦笑一声点点头。
  他也没想跟杜仲辩论。
  虽然杜仲侮辱了严长虹,但是杜仲毕竟也是他孙子的救命恩人,这一来一去,他还真不好说什么话。
  “好。”
  杜仲点点头,看着严长虹张口问道:“请问这为万人敬仰的严大师,你是从哪看出这块地是风水宝地的?”
  “哼!”
  严长虹轻蔑的瞥了杜仲一眼,神色傲慢的张口说道:“此地,后有靠山于地之远处、左有青龙之木林,右有白虎之石磷,前有海拔高地为案山,中有名堂,四周水流曲折,以使地皮藏风聚气而令得者纳福纳财,富贵无比。”
  “鲁班符咒记载:伏以,自然山水,镇宅地板,抵抗一切灾难,家宅迹象如意,兴旺安康。”
  “是以,此地就是风水宝地!”
  听到严长虹的话,金宵等人纷纷点头。
  严长虹所说的,跟荒地目前的情况,完全一致。
  管家点头的同时,暗暗盯着杜仲,他要看看杜仲到底怎么下台。
  另一边,严长虹更是一脸冷笑的望着杜仲。
  “现在是风水宝地,以前又是不是风水宝地?”
  杜仲张口便文。
  闻言,众人一愣。
  谁也没想到,杜仲居然会突然转移话题,问起这种问题来。
  这个问题谁会关心?
  谁管他以前是不是,现在是不就行了?
  “当然是!”
  严长虹张口说道。
  “那么请问严大师,古代的风水宝地是用来做什么的?”
  杜仲继续问道。
  “自然是皇家陵地。”
  严长虹鄙夷的望着杜仲,张口道。
  “你自己也很明白,那我还需要说什么?”
  杜仲耸耸肩。
  这话一出,站在一旁的金宵顿时一愣,仿佛听到了杜仲话中有话似的,当即就问道:“杜兄弟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  “哼!”
  管家冷哼一声,张口说道:“老爷,你别管他,这个家伙完全不懂风水,说这话根本就是危言耸听,严大师看的风水,肯定假不了。”
  “杜仲,你再说清楚点。”
  市领导也在这个时候,出声问了起来。
  他们一直以为杜仲是在开玩笑。
  可直到现在,他们才发现,他们似乎隐隐的有些看不懂杜仲了。
  而且,大家都知道,杜仲在开源的口碑极好。
  绝不会无的放矢。
  那么,杜仲到底想说什么呢?
  在众人的期待中,杜仲轻轻点了点头,张口道:“这个地方的确是风水宝地没错,但风说宝地大家都看得出来,自然就都被占了。”
  “然后呢?”
  金宵追问。
  “被占了,那自然就是被人用过了。”
  杜仲摇头轻叹一声,说道:“也就是说,这块地皮,在古代就已经是目的了,为什么如今会成为荒地?”
  众人一愣,纷纷疑惑。
  “那是因为墓地太多,导致了这里的风水发生了变化,原本的风水宝地,已经被消耗了灵气,灵气一散,风水自然就不好了。”
  杜仲解释道。
  “你胡说!”
  闻言,严长虹顿时气得吹胡子瞪眼,恶狠狠的盯着杜仲说道:“这里明明就是风水宝地,那里是你说的什么墓地,这根本就是在胡说,是想阻止金先生的计划!你绝对有不可告人的目的!”
  “没错。”
  金宵的管家也跳了出来,一脸不服气的盯着杜仲质问道:“敢这么说就要拿出证据来,你有什么证据,倒是拿出来啊?”
  他早就看杜仲不顺眼了。
  你以为那两百万是好拿的吗?
  “我没证据。”
  杜仲耸肩又摇头。
  严长虹和金宵的管家,立刻就笑了起来。
  “一点玄门之术都不懂,也敢妄自再次谈天论地,真是不知高低!”
  “年轻人,做人不可自大,否则终究害己。”
  严长虹嘲讽道。
  “就是。”
  金宵的管家跟着附和了一句,说道:“别以为有点名气就不可一世,觉得所有人都得听你的话,狂妄自大的家伙,在别人眼里,连蚂蚁都不如。”
  “要证据,是吗?”
  听到俩人嘲讽的话声,杜仲神色渐冷。
  为了阻止此地风水害人,他有必要露一手了!
  冷冷一笑,杜仲道:“原本我不想打扰了大家的兴致,所以没说,既然你们要证据,那我就给你们。”
  闻言,众人一愣。
  严长虹和管家更是心中一惊。
  “距离此地三十米处,以第五棵树为点,在往十点方向前进五米处,地下两米半身,有一女尸。”
  杜仲伸手一指。
  此话一出,所有人脸色一变。
  “杜仲,你这是开玩笑吧?”
  市领导心头一颤,立刻询问。
  众人皆转目凝望杜仲。
  “不是。”
  杜仲摇摇头,非常肯定地说道。
  “这也太不可思意了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  金宵出声询问。
  “因为我懂风水,风水会望气,看一眼就能知道。”
  杜仲张口道。
  “一派胡言!”
  严长虹立刻反驳,怒气冲冲的吼了起来。
  对此,杜仲却连一句话都没说。
  “恩……”
  这边,市领导沉思着,望了望杜仲所说的地方,又看了看杜仲,旋即面色一动,立刻召手,叫来几人。
  “立刻给我挖开那个地方,挖两米半的深坑!”
  指着杜仲所说的地方,市领导下令道。
  很快的,一群人就拿着铁锹锄头,挖地去了。
  而杜仲等人则是站在原地等待着。
  等待中,严长虹一脸冷笑的瞪着杜仲,他就不相信杜仲真的能从风水里看到那个地方有尸体,要是真能看得出来,这世上怎么会出现那么多失踪人口?
  同样的,除了严长虹之外,其他人都抱着各自的想法。
  市领导希望杜仲说的不是真的,不要阻止好不容易拉来的投资商。
  金宵只希望这件事能赶快弄清楚,如果杜仲错了,那就开始动工,如果杜仲对了,那就趁早换地。
  金宵得管家,却是跟严长虹一条心。
  一心想看着,杜仲到底要如何下台!
  “啊!!!”
  就在众人各怀心思的时候,一个惊呼声突然传来。
  “有尸体!”
  惊呼声一落下,一个震耳欲聋的大吼声顿时传开。
  话声才刚刚传过来。
  所有人顿时就变了脸色。
  其中最为震惊的,无疑就是严长虹和金宵的管家。
  除此之外,金宵却是瞬间皱紧了眉头,露出一副忧心忡忡的神色。
  市领导更是摆着一副无比凝重的神色。
 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  众人急忙迈步走上前去查看。
  “呼……”
  而此时,杜仲却是长长的吐了口气,从裤兜里把手机掏了出来,直接拨通了毛强的电话。
  “喂,班长?”
  电话那头传来毛强的话声。
  “我在城南一公里左右的荒地上,这里发生了一起命案……”
 
 
第二百零二章 从事迷信活动,抓起来!
  “命案?”
  “我马上来。”
  电话那头传来毛强惊诧的话声。
  杜仲挂断电话。
  举目看向已经站在坑洞边缘的几人,迈步走了上去。
  “怎,怎么可能?”
  望着那坑洞中的尸体,市领导浑身一颤,脸色紧张至极,神色极为尴尬的偷瞄了金宵一眼。
  却见金宵正紧紧皱着眉头。
  双眼眯成了一跳缝,牙关轻咬,神色极为复杂。
  “这怎么会有尸体?”
  金宵的管家看到坑洞中的尸体的时候,更是吓得大惊失色。
  “不,不可能!”
  风水师严长虹不停的摇头,眸中流露着丝丝的害怕和恐惧。
  “啪嗒啪嗒……”
  市领导先是一愣,旋即一脸笑意的走上前来,握住杜仲的手,说道:“虽然是第一次见面,但我也要替开源的市民好好的感谢你,为我们开源市维持治安的稳定,以及解决突发状况的勇气和责任。”
  杜仲一愣。
  “当然,也要感谢你帮我们解决了金老板来投资的一等大事。”
  市领导紧紧握着杜仲的手,满是笑意的脸上,尽是感激。
  杜仲自然明白。
  市领导所说的维持治安稳定,指的自然就是帮助张汉上位,把开源的地下势力压制下去的事情。
  那所谓的解决突发状况,自然就是杜仲在毛强的请求下,解决了劫持人质的事件。
  对于市领导的感谢,杜仲也我抱予一笑。
  他也没想到,市领导居然会知道这么多关于他的事情。
  “没想到呐,杜董事长还是这开源市的名人。”
  金宵适时的赞叹了一声。
  “何止是名人。”
  市领导哈哈一笑,面带深意地说道:“他啊不仅是我们开源市的名人,同时也是我们开源市说一不二的人,在开源这片地方,杜仲说一句话,甚至比我这个领导都管用。”
  说罢,市领导摇头苦笑。
  金宵心中一惊。
  没想到杜仲在开源市这么厉害,连市领导都说出了这种,压低自己身份的话来。
  一旁,金宵的管家更是震惊。
  还好当初没有跟杜仲硬干,否则在杜仲的地盘上,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  对于扑面而来的夸赞杜仲什么话都没说。
  “你们是准备在这里建房子?”
  望着那无际的荒地,杜仲转移话题问道。
  “没错。”
  金宵当即点头,应声道:“我这次来开源投资,主要就是想建造一个华北区最大的游乐园。”
  “换个地方吧,这里不合适。”
  杜仲直接张口道。
 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  杜仲怎么突然说这种话?
  市领导更是皱紧了眉头,刚才还说杜仲帮助开源解决了招商引资的问题,怎么这才刚夸完就拆台来了?
  “杜仲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  心头一动,市领导立刻张口询问,他可不希望好不容易引来的投资,就这么没了。
  一句问话,所有人看向杜仲……
 
 
第二百零一章 露一手!
  “恩……”
  望着众人,杜仲稍微迟疑了一下,旋即张口道:“这个地方风水不好。”
  其实,杜仲已经看出了些什么,,众人会不懂,所以才换而用大家都能听懂的话来说。
  “哈哈……”
  杜仲话一出口,众人顿时就笑了起来。
  “杜老弟啊。”
  金宵更是走上前来,伸手拍了拍杜仲的肩膀,说道,“选择这片地之前,我就请风水大师来看过了,这可是绝对的风水宝地啊。”
  “没错。”
  金宵的管家也站上前来,张口道:“那位风水大师可是很有名的,他看过的地每一块都大涨,在国内很少有人能请得动他,真不巧我们老爷是一个。”
  一旁,市领导也是连连苦笑。
  虽然一句话也没说,但是从神色上,却能看出来,市领导的想法跟其他人一样。
  “不。”
  杜仲摇摇头,说道:“这个地方绝对不适合建造游乐园。”
  “杜兄弟以为,这块地皮适合用来做什么?”
  金宵极为绅士的并没有反驳杜仲,而是转变思路问了一句。
  “适合做墓地。”
  杜仲直接开口。
  一句话,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。
  谁也没有想到,杜仲竟然敢说这么大胆的话。
  他杜仲是厉害。
  生意也的确做得风生水起,但是他只不过是一个生意人,凭什么说这话?
  毫无疑问,杜仲的这句话,在所有人满是期待的心上,狠狠的砸了一锤。
  正当金宵要开口说话的时候。

相关阅读